优德娱乐场w88app:第四百一十五章 把命留下做花肥

优德手机版欢迎您!
    ....

    ..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要老待在外面,你的伤不适宜吹风。 ”看到云兰君站在院出身的弱生立刻放下背篓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的情况我清楚。”她会医,自然知道她自己此刻是个什么样的情况,而且她也不会永远呆在这里不是,自然是希望她快些好的。

    弱生皱着眉,想要说些反驳的话,但是正如她所说,她懂医术,不仅是懂,而且还很不错,甚至连这村里唯一医术厉害的弱老都这么说,所以他也不得不咽下到口的话,虽然他还是她这样待在院吹风不好。

    弱生站在原地一会儿,见她依旧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,也去忙其他的事情了,不过从那偶尔投到她身的目光来看,即使是他忙其他的事情,也在关注着她的情况,怕她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小院内再次飘满了鸡汤的香味,这样的香气把她从出神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云兰君转头看向他,正好看到他略带仓皇避开的视线,那侧对着她的一面似是立刻染了绯红。

    云兰君嘴角轻勾,这里的人,至少是她见过的这些人都很淳朴那,尤其是这个叫做弱生的少年,一眼能让人很清楚的猜到他在想什么,跟之前她遇到的人似是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想不到,这世竟还有这样的地方,竟还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这里自成一方天地,不被外界侵扰,没有那么多繁杂与勾心斗角,能保留人们最原始的纯真、质朴自然也很有可能,怪不得这里似是弥漫着一种让人心安的氛围。

    只是,像之前弱老所说,这里自称一方天地,这里的人从未出去过,也鲜少有人会来到这里,因为根本找不到来这里的路。

    鲜少,那表明并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当她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,弱老笑的贼贼的打趣般的说道,是那,鲜少,但并不是没有,你不是一个特例!

    她可不这么认为, 在她看来,她既然能来到这里,表明一定有离开这里的路,这世的所有事情从来都没有那么决定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现在身体不便,不能去查探而已,不过也等不了多久了,毕竟她也没有心情一直呆在这里。

    外面的事情风起云涌,不知道等她回去的时候,这蓬莱境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次日,云兰君在喝下她自己配置的药后,缓缓的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离开的弱生见云兰君没有如之前一样待在院,而是直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,他刚要迈出去的动作一顿,“兰君,你伤还没好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一直云姑娘云姑娘叫的太麻烦,云兰君便直接让他唤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来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去过其他地方,自然要去转转,”云兰君神色平淡的说道,那向外走的步伐似乎没有停顿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”弱生那清秀的面容眉头紧紧皱起,照她现在的样子最应该好好休息了,但是相处这几日下来,他也了解了一些她的脾气,是说一不二的,她已经决定的事情,是再劝也无济于事,所以看着在他这一犹豫间快要走到大门的云兰君继续说道,“那我陪你去转转吧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的背篓直接放在了大门之后,而后站在那等着云兰君,当真是打定主意了要陪她去四处逛逛。

    “你不去打猎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如果去的地方偏了,可能会不安全。”弱生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兰君静静的看了他一眼,到没有推辞,而是说道,“那去你遇到我的地方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管是弱生、弱老,还是隔壁那个热情的大婶都说这里没有出去的路,但是她可不这么觉得。她既然能来到这里,那么必然有途径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许久之后,弱生突然指着离水面似是不远处的一个微微凸起的地面说道,“兰君,我发现你的时候,你是昏迷在这里、浑身是伤,但是弱老说都没有你胸口的那道伤严重。”

    云兰君扫了一眼弱生指向的位置,而后看向它身后那条表面极为平静的弱水,继而又打量了一下空旷的四周,除了那些杂草和某些表皮泛着白点的树木之外,这里什么都没有,给人的一个感觉是空和寂。

    她出现在这里?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这里既没有高山,而这条被称为弱水的河又似是死水一般的平静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?

    云兰君微眯着双眼,当初她落崖的时候,恍惚似是落入了水,而且她掉入的水的水流似是极为急促,完全不似这弱水一般那?!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道清脆的带着明显急促的声音由远而近,“弱生哥,弱生哥。”

    云兰君和弱生两人看去,便看到两日不曾见过的小翠一脸急躁的朝他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弱生哥,终于找到你了,你快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小翠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居住于后山的默叔把阿木带走了,说阿木毁了他的兰花。”小翠带着些许哭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是阿木?”弱生眉头紧皱,居住在这里的人其实并不多,他们也都认识,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有人叫阿木?!

    “阿木,是我喜欢的人那,你还没有见过他,可是弱生哥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我们得快点去阿木那,阿木刚醒被他抓去了,而且阿木的身也带着很多伤,这么去,一定会被默叔给劈了的。再者,或许默叔认错了呢,或许那兰花根本不是阿木毁的呢?!”

    说道默叔,其实在这里默叔其实算是一个另类了,基本除了他之外,很少与其他人有什么牵扯,村子里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,因为他很少说话,也很少与其他人打交道,所以久而久之村子里的人提到他的时候都用默来代替,所以这也是他称呼他为默叔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之前除了他之外,基本默叔快被大家忘记了,当发生了一件事之后。

    那是村子有人偷摘了他种在后山那处空地的兰花被他发现,若不是村子的那些管事的人一起去求情,那人差点被他打死,当然即使有求情,到最后依然被打的很惨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之后,村子里管事的人都再三强调谁也不能去招惹默叔,最好谁也别去后山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,也只有弱生与他有些往来,而且据说弱生的本事还是学的他的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小翠不去找村子管事的人,而是直接来找弱生的缘故。

    听着小翠这不清不楚、又极为急切的说法,弱生立刻应道,“好,我跟你去看看。兰君,你呢?”

    弱生可没有忘了此刻云兰君还在这里,若是任她一个人在此,他还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弱生有些纠结的顿了一下,说道“好,兰君,你在这里等我,我过会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云兰君见他执意如此,便轻点了下头,算是应了。

    弱生见此,才和小翠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弱生他们两人来到后山的时候,看到两人相距不远,对立而战。两人的衣衫都有些凌乱,但是相对气息较平稳的默叔来说,他对面的那道修长的负手而立的男子虽然身有多处伤痕、而且眼似是泛着一丝明显的疲惫,但依旧神情冷然、气势惊人,那淡漠无畏的神情让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即使衣衫破损亦遮掩不了他的高贵,即使疲惫亦掩盖不了他的王者之姿,这个人很不一般,之当年他见到默叔的时候还要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他是小翠口的阿木?

    弱生眼神色微转。

    “你的兰花我会赔你,但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赔了,把命留下行。”说着,他再次出手。毁了他给她种的兰花, 那把命留下做花肥。

    “阿木!”小翠担心的喊道,“弱生哥,你劝劝默叔放过阿木吧,阿木身还有伤!”

    弱生回过神来,“默叔,我替他种,您不要在打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任凭他俩怎么说,此刻的被称为默叔的人都没有停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弱生一咬牙,直接冲了去,虽然他从默叔那里学了一些手脚,但起他们这样的交战来,还差得远,但是此刻也容不得他多想了,那个被小翠成为阿木的男子虽然厉害,但是身的伤口明显一直渗血,足以可见他身的伤口很多,再这样打下去可真要出人命的那。

    不过他刚去,直接被默叔一脚踢到一边。

    虽然是刻意收敛了力道,但还是让弱生在地面滚了两圈。

    小翠见此,立刻奔到弱生身侧,去扶起他,神情依旧担忧的看着交战的人,泫然欲泣。如果弱生哥都不能令默叔停手,那这世可没有人能令他停手了,而且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从插手他们男的交战。这,这要怎么办?!

    而在这时,那个叫做阿木的男子不知为何,突然急速的朝他们冲来,似是一瞬间便到了他们身侧,此刻他双眼带着一丝亮光,拿着似是刚刚从地拾起的一个瓷瓶,朝着弱生问道,“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重生之凤主天下